追个术士做老婆 01劫难

2020-01-17 03:55:49 来源: 天水信息港

追个术士做老婆 01劫难

玄武大陆黑雾森林边界,一名身穿白袍的男修踏着飞剑朝远处飞盾而去,身上有多处伤痕,白色的道袍已经是血迹斑斑了,此人长了一双漂亮深邃的凤眸,高挺的鼻梁,微薄的菱唇,气度高华磊落,容貌清隽俊美,是少有的美男子。

而这位男修乃是天行门的弟子杨凡,此时情况却不是很好,他身后还有一个身穿黑袍的男修,看不清头脸,整个人罩在披风里显得非常神秘莫测,但身上的气息却显得阴森恐怖。

黑袍男修对杨凡紧追不舍,二人一个打一个抵挡,明显杨凡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远处一处空地上一位女修正巧路过此地,女修身穿黑色道袍,袖口领口绣着金红色的宽边,胸前是一个太极阴阳图案,仔细看一眼似乎能被吸进去似得,女修样貌清秀冷艳,气度神秘冷漠。

女修紧颦着眉头,今日一整日都觉得心神不宁,心跳剧烈好像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似的,可她必须要出来一趟。

此时踏在飞剑上的男修看到了女修的服饰,顿时眼睛一亮,“当即大喊道:”师妹我乃天行门弟子杨帆,被魔修追杀,请助我一臂之力,必有重谢!”

说话间二人一前一后以极快的速度就到达了女修所在地,女修眉眼一挑出现厉色,心头恼怒不已,危机就在眼前却顾不得怒骂,只能先行出手保住自己。

女修也是天行门的天师,袖口处有门派的徽标,不然杨帆也不能发现她,最重要的是她是天机阁的人,名为赵子晴,乃是修真界最有名的鬼才,相术驱鬼伏魔相当厉害,她一手疗伤的本事也是极为有名的。

魔修一听二人是一个门派的,当即对赵子晴先行出手了,一个黑色的大旗被他拿了出来,随风摇晃,顿时阴风阵阵,鬼哭狼嚎之声凄厉不已,听得人毛骨悚然,寒毛直竖。

赵子晴双手一动,八根银色的链子自手中飞出,朝着黑色的魔幡而去,杨帆也终于腾出手来和魔修战在了一起,二人打的你死我活,都使出了各自的绝学。

这边魔修的魔幡也被赵子晴压制住了,她怒吼一声,“速战速决,我撑不住了。”

此魔修修为高她一个大阶层,能压制住魔幡已经是尽了她全力了,再多也不可能了。

赵子晴手腕一动一枚金色的铜钱飞了出去,不断地击打魔幡,此铜钱是她的本命法宝,乃是驱魔利器,更是演算天机的必备之物。

魔修似乎没了耐性,双手不断穿花打着结印,赵子晴忽然大叫一声,“不好他要发动血咒,不能让他成功,不然会死很多人的!”说着想也不想就扑了上去。

杨帆也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他身形鼓胀,这是在用最惨烈的方式保住身后一个城池的任命,自爆!

赵子晴胸前出现一个玉白色的龟板护着她,她将自己生平所学全都用上了,魔幡狠狠的击打在她的身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周身冒出巨大的白光,只听到一声声惨烈的叫声从魔幡中发出。

她用自己的功德将魔幡净化了,嘴里不断地呢喃自语,这是在诵念往生咒,超度这些被收进魔幡的厉鬼,送他们进去阎王殿。

一道黑色的漩涡自她头顶打开,白色的灵魂已有一个从魔幡中飘了出来,进入了黑色漩涡之中。

而此时杨帆突然自爆了,魔修被炸的粉身碎骨,在爆炸的一刹那间,两道白色的光团脱体而出,黑色的漩涡突然出现了晃动,空间似乎被爆炸给出现了撕裂。

赵子晴在爆炸的一刹那被波及道身法体被毁,她不得将魂体逼了出来脱离法体,玉白色的龟板包裹住她的魂体,朝着黑色旋涡冲了进去,铜钱和银链子紧随其后,在进入黑色漩涡的一瞬间,链子甩了一下,将杨帆的魂体也裹了进去,一同跃入了漩涡之中,而魔修的魂体也裹在黑色的魔幡上冲了进去。两个不同的灵魂飘荡了许久,终于落入新的界面,龟板拼着最后一点灵力撕裂了空间钻了进去,魂体一直用自己微弱的灵力供给龟板,不然他们可能早就消失于天地之间了,谁也没想到会飘荡那么远才找到合适薄弱的界面。

有些界面太过坚固,根本不是他们现在能打破的,眼看着机会在眼前却进不去,实在让人扼腕。

二人一同入了新界面,却被狂风雷电给打的直晃悠,魂体终究也撑不住了,他的本命法宝带着杨帆朝北边飞遁而去,龟板则朝着另一个方向如流星一般坠落。

此龟板乃是上古之物,据说是玄武神龟的龟壳已达到玉骨的阶段了,灵性十足,被赵子晴温养了三百多年,早已有了自己的灵识,不然此次她真的要灰飞烟灭了。

这是她在反虚期外出历练时无意中找到一处洞府,发现了一位坐化修士留下的道统,此修士乃是以符入道,得到了这枚上古玉珏道法传承,临终前将玉符留下希望有缘人继承道统。

恰巧被赵子晴给捡了个漏,她本人以玄学入道,平日画符谋生,在符道上一向有着特殊的天赋,更何况她在天机阁学的就是玄学,最擅长的是占卜奇门遁甲符道驱魔,这东西简直跟她太合身了,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好事落在自己身上,经过仔细检查验证后确定不是阴谋,才接受了道统。

靠着对龟板的钻研一路顺利达到了虚空破碎的地步,谁能想到外出办事也会越到灾祸,只能说她命数如此,终究没能躲过劫难!

玉珏裹着她的灵魂落入了一处有些末灵气聚集的地方,一孟子扎了进去,闯入了一个小女孩脑门之中,再也不动了。

这小女孩也叫赵子晴,这里是玉龙山的一处村庄,这自然是赵家了,赵家此时有两位大人正在堂屋里激烈的争吵,没有发现躺在里屋的小女孩有了异变。

小女孩是赵霖的孙女,他是一个术士,子晴的父亲是赵扬,母亲因为车祸去世了。

子晴这次陪着父亲一起来看望爷爷赵霖,没想到赵杨一时不察让孩子从山坡上滚了下来,登时昏迷不醒,本来要抱着孩子去医院的,却被父亲阻止了,上了药后就这么躺在床上不动。

赵杨急的不得了,害怕耽误了孩子的救治,赵霖却坚持不去医院,说子晴的机遇和劫难就在今晚,能不能闯过就看今晚了。

堂屋内,一个身形消瘦矍铄的老头坐在摇椅上,神情严肃而沉默。

脚边跪了一个青年男子,样貌俊逸,气势很有些上位者的霸气,眉眼和老头很相像。身上穿的也是名贵的西装,却跪在老头跟前恳求着。

“爸,我求求你了,你让我带孩子去医院吧,孩子好半天都没吭气了,再耽误了可怎么得了啊。”赵杨跪下来求老父,他不敢赌,万一父亲算错了呢,他就这么一根独苗啊。

赵霖稳如泰山,“我跟你说过,让你早早带着他们母女来我这住些日子,你偏不听,如今她母亲已经走了,我赵家只有这么一个孙女,不能再让你给耽误了。”

赵杨眼中闪过后悔的情绪,当初老爷子说他们母女因自己有一生死劫难的时候,他没放在心上,觉得戴了护身法器已经足够了,老爷子估计是想孙女了,故意危言耸听呢。

结果没想到……自己不过是耽误了几日的功夫,老婆就香消玉殒了,他后悔也来不及了,处理了老婆的后事,立马就带着孩子来了,也是想保住女儿的意思。

就在这时子晴微弱的呻吟了一声,老爷子一听喜出望外,赶紧朝里屋奔了进去,赵杨愣了一下也连滚带爬的冲进了里屋。

“子晴,乖孙女,你醒了么?来看看爷爷,这是几?”赵霖伸出三根手指朝子晴晃了一下。

赵子晴刚刚醒过来,还有些怔忡迷糊,左右看了看环境很是陌生,眼前的年轻男子身上有些元灵气的波动,功力不是很高,有点像是到了暗劲水平。倒是这位老者功力还能看,想来应该是半只脚迈入了先天境,也叫小先天。

赵子晴眨巴这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爷爷,三,我头疼。”声音细细的脆脆的,带着一丝哭音听着都让人心疼起来。

赵霖这才松了口气,“乖,你怎么从山上摔下来了呢,不是跟你说了别乱跑么?你看看摔伤了吧,你把爷爷吓死了。好好躺着,爷爷给你弄点吃去啊!”

赵霖仔细摸了摸子晴的头骨和眉眼,惊喜的发现孩子的死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眉心红云笼罩,气运福运加身,福禄寿喜财五福气运长虹,以前可不是这个命格,真是意外之喜啊!

廊坊市中医院怎么样
长沙市中医院怎么样
南宁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临沂妇科专科医院
雅安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