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一个最简短的例子

2020-01-26 20:03:30 来源: 天水信息港

(一)胡卫民的诗,就好像一堆干柴,他总能在某一处,擦出火花,点燃这一堆干柴,从而使整首诗成为烈焰。这已构成了胡卫民诗歌的显著特点。“诗眼”往往在他诗歌的结尾处,这正是一堆干柴的底部,我看他懂得古人为诗的诀窍,“卒章显其志”。

举一个最简短的例子:

《麦穗》

那些侵吞国家财产的人

被绳之以法了

国徽上那两个麦穗

不是谁都能拿回家的

短短四句,也有千钧力道。前两句,是式信息,不具有诗歌的特点,但最后一句,却是对法律尊严的坚定维护和信赖,多么振聋发聩。普普通通的一句话能成为诗,在于作者把它安排到了适宜的位置。诗人,某种程度上就是建筑师,你把这些字、词的砖瓦放在什么地方,这就是你的本事了。

卒章显其志的手法,使平白的叙述句瞬间得到升华,干柴成为烈焰。看看以下两首诗:

《白花花的云朵》

被天河水洗过

或者被画家刚刚画出来

堆在头上不远处

比棉花地还新鲜

一看就不是来下雨的

但也不要轻视那里面

至少能抽出三尺闪电

最后一句画龙点睛,使前面的普通叙说有了意义,得到提升。乌云是能够抽出闪电的,至于白云能不能抽出闪电,这是允许诗人想象的。

再看《远山》

远山连绵起伏,隐隐约约

怎么看都是一把钥匙

只有神能拿在手中,轻轻转动

把旭日当锁孔,打开新的一天

这样的句子,新奇而妥贴,新鲜的比喻,在明白如话里构成了诗意。这是想象的能力。

(二)诗人关注了最平凡的人和最琐碎的生活,他的诗,题材是平民化的,大多取材于他周围的生活,《葫芦架下》《我穿过的皮鞋》《买完一盆花之后》《写写父亲》《雨后,葵花地》《老家在窗外亮着》,看看这些题目,你就知道了诗人的目光所向。

他一直是一个从生活中提取诗意的人。所以,他所运用的语言,也都朴素得如同干柴,叠架在面前。他的任务,是在没有火柴、没有打火机的情况下,擦出一点火花,来点燃这堆干柴。即是说,他要无中生有,在本无诗意、甚至有些粗糙的生活中,发现美,发现诗意。他的诗,也有一点含泪的微笑的意味。

(三)一首好诗,一定要具有审美的特征,意境、氛围、语言、情感,你必须企及一二。所以,一首好诗是需要谋划的。

《曹雪芹故居的蝉鸣》

蝉在树上亮闪闪地叫

像锯条,在枝叶间抽动

晌午泛着绿光的树叶

睁着,还是闭上了的耳朵

在曹雪芹故居门前

蝉们把一棵大树叫得茂盛

好像不使劲叫

这棵老树就会睡去

“蝉在树上亮闪闪地叫”,视觉听觉的融合,是通感手法;“像锯条”,是奇特新鲜的比喻。短短八行诗,诗人把夏日正午的慵懒、老宅子的寂静,呈现于读者的经验与想象中。写名人故居,可以有多种切入法,通常会写历史、事件、人物,胡卫民却选取了一个独特的角度,以蝉鸣营造了“鸟鸣林愈静”的氛围,营造了一种岁月久远的氛围。

情感是诗歌的魂,乡情、亲情、爱情,友情,历史、江山、事件、心绪,这一切都附着着悲伤、忧郁、愉悦、欢畅等诸多情感要素。尤其涉及到写人,情感是第一要素。胡卫民在一系列亲情诗歌中,深切地表达了他的情感。

写女儿的有《亲人在宁夏》

我兰花一样的女儿去了银川

宁夏就更好看了

我就更挂念宁夏了

确切地说是想念银川

那儿的月光银镯一般清亮

写父亲的有《老家在窗外亮着》

只有老家在窗外亮着

那几颗星星,是父亲的烟袋锅

磕出来的

如果能有两个月亮

那一定是他的一副老花镜

但有一个镜片松动了

掉进了门前的池塘

我意念中的一头老牛刚饮完水

正被他牵进院落

在这些类似于波澜不惊的叙述中,藏着诗人的泪水和心的疼痛。如果你有相同的际遇,这样的诗,就会在你的心中涌动起五味杂陈的暗流。

(四)比喻的新鲜,想象的奇特,是一首好诗必不可少的要素。胡卫民在这方面,总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新奇感。

如果大地上有无法种下的种子/那么一定是那些鸟(《远山》)。

有几只鸟,零星出现/如洇开还未干爽的墨滴(《雨后,葵花地》)。

鸟是大地上“无法种下的种子”,如天空里“洇开还未干爽的墨滴”,这是比喻的能力。

在我的记忆中,诗人阎育方写过“麻雀,在天空溅起黑色的浪花”,曾令我狠狠地表扬过他一次。所有的成功的比喻,都需要与读者的生活经验相契合,既在意料之中,又要出人意外,这才能让读者在熟悉中产生惊讶,惊讶诗人的想象就是与众不同。

他使用的是极其普通的生活语言,就像我们日常的说话,你读起来并不生涩,那为什么能构成诗?原因就在于他肯于精心构思,那些奇特的想象、新鲜的比喻,使大众话成为诗歌,成为美。

《漫叟诗话》曰:“诗中有拙句,不失为奇作。若子美云‘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之句是也。”

叶梦得《诗话》曰:“诗语固忌用巧太过,然缘情体物,自有天然工巧,而不见其刻削之痕。老杜‘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此十字殆无一字虚设。”

以上说的是诗歌用语,应当以天然朴素为上。

陆士衡《文赋》曰:“立片言以居要,乃一篇之警策。”此要论也。文章无警策,则不足以传世,盖不能竦动世人。子美诗云:“语不惊人死不休。”所谓惊人语,即警策也。在诗歌里,即为诗眼。

吕居仁曰:“诗每句中须有一两字响,响字乃妙指。如子美‘身轻一鸟过’,‘飞燕受风斜’,‘过’字‘受’字皆一句响字也。”

此二论则强调“警策”和“响字”,也就是我所说的诗眼和火苗。当然,“诗每句中须有一两字响,”他说的是近体诗,五句七言的,但对现代诗来说,不足为训。每首有一二个“响”处,也就够了。

共 210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真美!是说诗歌的美,诗人撷取的是生活中的最平凡和最琐碎,用诗人特有的眼光超乎的想象,创作出一首首令人回味不尽的诗句,生动的比喻、贴切的想象,给读者一种惊诧的美!真棒!是说点评,作者摘取诗中的佳句,进行了专业的点评,把诗中的意蕴和情感充分展示给读者,让我们享受非凡的艺术美。欣赏佳作。【:琴声悠扬】

1楼文友: 12:54:07 欣赏东方的赏析文:简练而精彩!问好!

深圳博爱3I种植牙
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慈分院
癫痫病浙江哪家医院治的好
新疆妇科医院有哪些
沈阳有癫痫病医院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