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聂无双 第145章 算 计

2020-01-17 20:19:52 来源: 天水信息港

妖聂无双 第145章 算 计

从骆水城出发,向南万里,便是清水塘。

一条延绵千里的青翠山脉,一汪碧水落于群山环抱之中。

站在碧水旁,聂无双看着碧水之中追逐嬉戏的鱼儿,呼吸着带着灵气味的空气,心情大好。

按地图所指,心情不错的聂无双并未飞纵,而是沿着宽阔的清水塘边,踩在青草地上,听着青草地里被他踩出的嘎吱嘎吱响声,闭目前行,一脸享受。

六识之中,聂无双感受到的是一片宁谧安详。

抬眼看时,眼前一片山谷处,宽阔碧绿的草地上,到处都是帐篷、石屋,散落的各种用品到处都是,高高的木栅栏将这些石屋、帐篷围住。

六识探去,这木栅栏之中,除了一片狼藉之外,没有半个人影。

过得片刻,只见半空一道光华闪过,一道人影落在栅栏边上,浑身黑衣的令狐断肠对着离他五步距离的聂无双抱拳拱手道:“妖圣大人亲临,令狐迎接来迟,还望恕罪。”

聂无双缓步走上前去,并未说话,举步走入木栅栏之中。

令狐断肠看着这一片狼藉,有些歉意的道:“此条灵脉,乃是我云梦中部最好的几条灵脉之一,以往上万杂役在此开采伴生灵石,热闹非凡,之前打算将灵脉给妖圣大人您时,就已经通知他们全部撤离了此地。”

两人几乎并肩而行,慢慢深入,只见这一片狼藉之地,到处都是破鞋、破衣,锅碗瓢盆。

令狐断肠看得眉头轻皱,对身边的聂无双道:“妖圣大人见谅,昨日才通知此地杂役撤离,十分仓促,等明日我再让人将此地整理干净,大人,不如我们去灵脉看看?”

聂无双点了点头。

令狐断肠带着聂无双,穿过了整个杂役聚居区,从宽大木栅栏后门走出后,两人站在了一个巨大的人工挖凿而出的山峰洞口处,看着洞口由外向内慢慢缩小,令狐断肠一指这洞口道:“妖圣大人,这就是这条灵脉的入口,也是这里唯一的入口,灵脉就分布在您看到的这条山脉之中,若不是因为此处地处云梦中部,又与云梦八大禁地之一的天魔窟相隔太近的话,只怕选在此处建立宗门,也是不错的。”

聂无双皱眉道:“令狐城主,灵脉之事,暂且不提,我想问问你,鬼修是不是真的如外界传言那般,均是要做到绝情绝义,才能修得一身本领?”

令狐断肠听着聂无双这话,点头道:“妖圣大人所见所闻,远超晚辈,所谓鬼修绝情绝义,那只是片面之词,人生在世,匆匆数十载,死后便算是与前世情缘做了了解,入鬼族,便要心智坚定,若心有牵挂,如何能安心修习?而且鬼族之所以能成为一族,就是因为他有诸多苛刻条件限制,若无大决心,大毅力,情愿轮回,也莫入鬼族。我令狐断肠当年暴毙生死,灵魂离体时,眼见生前亲友哭成一团,心中又如何不感伤?”

聂无双侧耳倾听。

令狐断肠面带回忆神色,似有感伤,又含悲切的继续说道:“只不过机缘巧合,当日恰好有鬼修路过,见我魂体强大,所以引我入鬼族,渡我为鬼修,当时我入鬼族,想得是修得大成,便可与人族亲友重新团聚,哎!一晃几百年,昔日亲友,大多入轮回,经洗魂池后,有了全新的意识,根本就不认得我咯。”

“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兄弟反目父子成仇,妖圣大人,这些您应该见过太多太多吧?”令狐断肠反问道。

聂无双眉头深皱,脑海里在不停思索着刚刚令狐断肠的话,一时之间并未反应过来令狐断肠是在问他问题。

过了好一会儿,聂无双回神点头道:“见得多又如何?”

令狐断肠突然面现一抹诡异道:“见多识广的惊云妖圣,岂是我区区鬼王能揣测琢磨的?”说完他忽然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原地。

聂无双只感觉鬼王境威压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他体内灵脉顿时上下乱窜,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受灵脉挤压的血脉同时加速流转,压抑不住的聂无双一口鲜血喷出。

“你小子,敢冒充惊云大圣,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令狐断肠的声音在天边响起。

聂无双迅速调转星空气息,纵身而起,却发现四周空间竟然有无数阵纹阻挡,他一跃之下,竟无法冲破这片空间,被径直推回了地面。

与此同时,半空之中,二十几名等同元婴境的高手悉数而至,令狐断肠一人当先,他身边四人,正是四大混城城主,只见他此时鬼头禅杖上死气直冒,凝身半空面无表情道:“六级困阵加六级杀阵,再加上三名妖王、四名蛮王、两名鬼王、六名元婴;这次看你如何遁逃?”

聂无双皱眉看着半空之中的令狐断肠,心中疑云翻滚:难道被这老家伙认出来了?不会啊?白宣都没认出我来?只怕……是翠幽客栈那一刀,让令狐断肠感受到了当初自己以惊云妖圣身份与之对阵时雷同的气息。

这会儿,聂无双几乎已经确定:令狐断肠猜出了当日寿宴上的惊云妖圣,正是自己。

鬼王境的令狐断肠,能成为一方势力主宰,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骗过去的。

此刻他反而一点也不着急,脸上竟有盈盈笑意泛起,对着令狐断肠高声道:“令狐断肠,看样子,你已经认出我来了?但我想不明白,你为何要杀我?”

令狐断肠同样也是笑脸盈盈道:“过了今日,你早化飞灰,知道那么多?又有何用?”

聂无双道:“就为了一条灵脉?”

令狐断肠忽然双目一翻,目中露出巨大杀机,一字一顿道:“当众之辱、夺妻之恨、抢掠之仇。哪一条不足以让我杀你?”

令狐断肠的话,已然表明了他既看出了聂无双是惊云妖圣,也看出了惊云妖圣是聂无双。

令狐断肠一点也不敢小觑这位伪装成惊云妖圣的结丹修士,他两次对阵这名伪装者,知道对方战力异常强悍,他又如何敢掉以轻心?

对于聂无双来说,这一局,凶险异常。

这可不是当初对虎城外那群结丹,这帮混城的老大们,也不会因为他的提纯术而有所保留。

令狐断肠摆出这样的阵仗,就是来要命的。

望着令狐断肠,聂无双心中好奇,干脆径直开口道:“有魄力啊,我若真是惊云妖圣,你敢如此么?”

令狐断肠似乎并不愿意多话,闭眼摇头,一挥鬼头禅杖,缓缓说道:“受死吧!”

上海肿瘤医院在线预约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安顺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贵阳癫痫病最好医院
深圳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