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岁女子在商场偷走19万元首饰买毒品

2019-12-07 08:55:31 来源: 天水信息港

42岁女子在商场偷走19万元首饰买毒品

米某今年42岁,无业,未婚,乌鲁木齐市人。母亲去世多年,被抓获前,和半身瘫痪的老父亲住在亲戚的房子里。2002年,通过朋友,米某沾染上了毒品,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因长期注射毒品,她的身体免疫力急速下降,患上了多种疾病。近两年,因身体健康状况每况愈下,打零工也赚不到太多钱,米某自知若继续购买毒品注射,则会命不久矣。“我死了,谁来照顾我爸爸?”出于想把买毒品的钱省下来给爸爸看病买药的心理,她开始服用美沙酮,试图忘记毒品的滋味。

可遗憾的是,米某对毒品的依赖性太强了,在服用了一段时间美沙酮后,她发现,自己“中毒”太深,美沙酮根本压不住她的毒瘾,她又思念起毒品来。

为了有钱购买毒品,米某开始四处偷窃。喜欢去“逛”商场、超市的米某,只要发现有、钱包等财物不在店员、顾客的视线范围内,就会快速出手,得手后闪离。倘若相中的财物一时无法下手,她也会很有耐心地在附近转悠等待,一直等到可以下手为止。从2013年下半年到今年6月11日之前,她在各大商场、超市偷窃20多次,所偷财物累积涉案价值达30余万元。在每次偷窃前,为了逃避公安机关严厉打击,她都会往肚子里吞咽杂物。

因为盗窃,米某也曾被乌市警方抓获过,但因涉案价值较小,且她患有多种疾病,肚子里还有作案前吞进的杂物,警方很难对她采取有力的强制处理措施,抓获没多久,她就又恢复了自由身。

“逛”商场偷走19万余元的首饰

发现警方很难处理自己后,米某偷窃时就更加有恃无恐了。

2014年6月11日14时许,在乌市解放北路一家商场内“逛”着的米某,在经过一家首饰专柜时注意到,柜子抽屉没有锁,负责专柜的店员也不在,她心中窃喜,环视一周,确定人群中没有像专柜店员的人朝专柜方向走来后,她赶紧拉出抽屉,分3次将9件金镶玉挂件塞进了随身携带的小包,之后迅速离开商场。来到人民广场附近,在打了一通后,米某就乘着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在米某离开商场约5分钟后,离开柜台去卫生间的首饰专柜店员回来了,当发现柜子里9件价值192800元的挂件不见了踪影时,她急忙报了警。

通过调取商场的监控视频,办案民警确定了两名可疑女性,因案发时,两人都在该首饰专柜附近徘徊了2至3分钟。

不过,其中头发略长的女子在离开该专柜后,仍然神情平静地在商场里逛,相反,头发略短的米某在离开该专柜后就神色匆匆地离开了商场。这一点引起了办案民警的注意。

“从监控视频中可以看出,这名头发略短的女子身材消瘦,两眼无神,凭工作经验判断,她是一名长期吸毒人员。而且她作案前步履缓慢,作案后神情紧张步伐急促,作案前后行为举止反差很大,我和同事们初步确定,她就是偷走那些挂件的人。”办案民警分析说。

根据监控视频拍到的出租车车牌号,办案民警找到了曾在人民广场附近拉载米某的那位的哥,顺藤摸瓜,找到了米某的住所。

为逃避打击一周内连吞3件杂物

6月12日中午,在乌市解放南路金泉商场附近一小区,办案民警们将正准备外出购买毒品的米某抓获。

在铁证面前,米某对她在解放北路的那家商场内偷走9件金镶玉挂件的违法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米某告诉办案民警,她在偷窃完回到家后才发现,她随身携带的小包里只有6个挂件,其余3个挂件她也不知道丢到那儿了。“我们也在她的住所里仔细找过了,发现5个挂件被藏在了装着辣椒粉的盒子里,1个挂件被藏在了装着杂物的盒子里。”办案民警说。

米某交代,能顺利偷到那些价格不菲的金镶玉挂件,她很兴奋,但也有点担心。“怕被人猜出这些东西是我从商场里偷来的,我不敢随便找个人就把它们卖掉。我原本想把它们卖给熟人的,不料还没有找到买家,你们就把我找到了。”

6月12日下午,在米某交代完案情后,办案民警准备将其依法刑事拘留。按照程序,嫌疑人被关进看守所前,要被带到医院接受身体检查,这一检查,查出了米某的小心思。

“在她的身体里,有一只打火机、一把钥匙和一根长约3厘米的钢针。”办案民警说。

被问及是在什么时候吞下这些杂物时,米某说,打火机和钥匙是她在偷金镶玉挂件前吞下的。6月12日一大早,她预感到自己可能会被抓,担心之前吞下的打火机和钥匙已被排出体外,她又在当天早上吞下了一根长约3厘米的钢针。一周内接连往肚子里吞了3件杂物,米某表示,其实她的身体也很不舒服,但为了逃避公安机关的严厉打击,她甘愿承受所有痛苦。

7月23日,警方已将追回的6件金镶玉挂件返还给了商场。

旅游热评
互联网
赛车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