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邪君 第四章 仇要亲手报,恨须当面偿!

2020-02-15 21:08:34 来源: 天水信息港

异世邪君 第四章 仇要亲手报,恨须当面偿!

“慕兄

,多谢!”君无意低沉着声音。

“你就是君无意君三哥吗?自我懂事起,几乎每天都能听我姐姐说起你,嘻嘻;”寒烟梦歪着头打量着君无意,突然问道:“姐姐天天都在想你,你怎地不去看她?是不是不知道银城的地址,我可以告诉你的。”

君无意脸上一阵抽搐,缓缓将脸别了过去,哑声道:“我很想去!我这十年来……何层有一刻不想见她……”

“哦……”寒烟梦似乎很是了然的点点头,其实半点不懂的问道:“因为你的腿?所以去不成吗?银城的大夫很好的,我介绍两个给你?!”

“小公主,无意他不是不想去,实在是因为,若是没有强横的实力的话,恐怕他连风雪银城三百里之内的范畴都进不去!”慕雪瞳叹了口气,出言解释。

“为什么?”小公主睁着大眼睛:“连我都可以随意来去,他的功夫明显比我好很多啊。”

“白痴!”君莫邪哼了一声,别过头;这小丫头单纯的有些过分了吧?刚才还叫三叔三哥,摆明了就是在占自己便宜,真是可恶!

“你这个侄子,怎么这么没有礼貌!他不是应该管我叫阿姨吗?”寒烟梦对着君莫邪吐吐舌头,转过头来对君无意抱怨道:“我回去以后,一定告诉我姐姐,让她什么时候到君家来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好好教导他一下什么叫做礼貌!”

“你姐姐……到君家来?”一听到这句话,君无意顿时怔住了,霎时间突然觉得心中又是幸福,又是酸涩,心中很振奋,鼻尖却在发酸,一时间竟是百味杂陈。

“当然啊,她那么想要嫁给你,自然是要到君家来的,姐姐苦心修炼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嫁给你啊!”寒烟梦仰着小脸,背着双手,理所当然的道。

“呵呵,……”君无意眼眶有些湿润,三爷心中激动万状,这一刻已经不知道再说什么是好。

十年了,终于确定的知道了伊人的心意,她还在想着我,还在思念我,可我……“跟我说说你姐姐的事情好吗?小妹子。”君无意身子前俯,有些迫切的道,眼中,一片热切。

“当然没问题,不过……”寒烟梦背着手得意的跳了一下,眼珠一转,指着君莫邪:“你先让他叫我声姑姑,我就给你讲,他是你侄子,你是我未来的姐夫,他叫我姑姑,没差辈吧?”

“卧槽!”君无意还未来得及说话,只听得一声咒骂,然后君莫邪嗖的一声不见了……说得好好的,这把火怎么烧到老子身上来了,早就怀疑这小丫头不是省油的灯,没想到来得这么的快……真他nǎinǎi的莫名其妙。老子前世今生加起来能做你爸爸了,居然要叫你姑姑?他nǎinǎi的,惹恼了老子,先剥光你让你叫老子老公!

君莫邪愤愤的逃走,却没有回到自己的小院,而是直接遁出了君家。

君家此时有鹰搏空在,那绝对是万无一失的了。

所以君大少现在要筹划做点别的什么,调剂调剂,至少舒缓一下郁闷的心情。

君莫邪的xìng格厉烈,做事狠辣,偏激执拗,随心所yù,我行我素,一诺千金,言出必行,宁折不弯!这都是他显著的特点!

但,他还有一个最大的xìng格特点,就是睚眦必报!

之前六长老的强横霸道,让君莫邪怒冲霄汉!欺负人可以,强横霸道也可以,但你绝对不要欺负到我的头上!

否则,我必百倍报之!

虽然鹰搏空已经给了六长老极大的教训,但君莫邪这位邪君的杀意却早已经被勾了起来,在其他人眼中,虽然鹰搏空做的已经足很过分了,但在君莫邪眼中,却还是不够的!

远远不够!

仇要亲手报,恨须当面偿!

邪君的威严,岂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冒犯的?纵然这是异世,纵然这一世自己的实力还很薄弱,纵然冒犯自己的人拥有了接近这个世界最颠峰的实力,但邪君始终是邪君!

鹰搏空出手,并不等于是我自己的出手!自己的仇,必须自己亲手索讨!借助别人的手为自己出气,不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更加不是我邪君的风格!

所以君莫邪必须采取报复行动!所以他借助这个不算时机的时机,立即离开君家!

而这个时候离开,绝对不会有人会怀疑!

……三长老和鹰搏空走到一边,两人看起来都很镇定,但实际上,却都是一肚子的疑虑。

鹰搏空不解的是:君家虽然也可算是位高权重,但这个位高权重也就只局限于天香帝国,放到整个大陆,顶多只是一个世俗中的豪门世家而已,与那些真正的超级玄气家族还有一段难以比拟的巨大差距;而一个这样的家族,如何竟会惹上了风雪银城来故意挑衅?

六长老刚才说的话,他可是一句也没有漏过的,自然明白六长老根本不是就为了什么萧家公子被折辱的事件,因为他的本意根本就是存心想要折辱君家才会如此。但君家到底做了什么事,居然值得一位拥有神玄修为的存在上门挑事?而且这个人的身后,还站着风雪银城这般庞然大物!

鹰大至尊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三长老也是一肚子的不理解。

鹰搏空作为八大至尊之一,从什么时候起竟然来为君家看家护院了?甚至不惜冒着开罪风雪银城这等绝大后果,来维护君家?鹰搏空可绝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物啊!

君家又凭什么可以请动鹰搏空,这实在是太费解了!

这中间,究竟还有什么是我不了解的呢?若是当年的君家就有鹰搏空撑腰,那么,君家的一切惨事都不会发生,甚至于,寒烟瑶和君无意之间早就琴瑟相协了也说不定,何至于现在两家弄得势成水火,中间简直就是隔着尸山血海!

“敢问鹰至尊大人,您为何在此地?”三长老的态度很是恭敬,一点也看不出,他正说话的这个人,乃是刚刚才折辱过风雪银城一干高层的大仇人。

“我还没问你们?你们为何在这里?风雪银城与君家,到底有什么牵扯?你的那个兄弟为何如此不顾身份,自降身阶,寻衅小辈!徒自令我辈蒙羞?”鹰搏空哼了一声,反问道。

“您不知道其中的前因后果?”三长老顿时瞪大了眼睛。眼前这位太让人无语了,啥都不知道就出来架梁?

“知道什么?我要是知道还问你?!”鹰搏空心中有些稍稍明白,隐隐觉得,自己这一次,乃是一脚踩进了一个大麻烦之中。感觉有些不妙。

三长老哭笑不得的将银城与君家之间的恩怨原原本本、十分详细地说了一遍,当然,银城内部的矛盾可是不会说的。

鹰大至尊听得目瞪口呆。

半晌,才恨恨的跺了跺脚,重重的哼了两声,无意识的转了一个圈。

他妈的,怪不得那小子想尽了千方百计也要老夫答应留在君家,费尽心机让老夫答应保证君家一年的安全……这他姥姥的这君家看起来平平无奇,原来埋伏着天雷!

老子这趟可算是上了贼船了!

好jiān诈的小鬼!

摆明了就是拖老子下水,老子……老子还偏偏不得不从!

鹰搏空到底是八大至尊之一,别人或者会畏惧风雪银城,乃至风雪银城背后的寒风雪,但却绝对不包括鹰大至尊,鹰搏空虽并无畏惧之心,却实在是有些气愤,气愤君莫邪这小家伙花言巧语骗得自己稀里糊涂的就当了垫背的,这叫什么事!

不过转念一想,若是事先告诉自己,扪心自问,自己究竟会怎么反应,还真的说不准呢。自己纵然不忌惮风雪银城又或者是寒风雪,却未必肯招惹这个麻烦……事到如今,若是反口,天下人尽会认为自己怕了寒风雪,鹰大至尊骑虎难下之际,也只好安慰自己:不就是风雪银城嘛?老子早就看寒风雪那老匹夫不顺眼了,正好现在需要对手练功,就拿风雪银城来cāo练一下也是好的,再说了,就从君小贼jīng通鹰形法决这一项上,自己也决计不能坐视其被人做掉,这可是关乎自己未来成就进展的大事,开罪风雪银城又如何!

但想归这样想,风雪银城到底是高手如云,光是神玄强者只怕就不下十几位,其中还有一位天下排名第三的至尊龙盘虎踞,面对如此势力,即使是鹰搏空心中也要稍稍有些底气不足。

只好拼命给自己打气:没啥!只要血魂山庄那边不牵扯进来,光是风雪银城,再厉害也有限……想到这里,对自己又有些鄙视:呀呀个呸的,风雪银城与血魂山庄一向水火不容,他们怎么可能联合在一起对付区区一个君家?世上还有什么地方值得这两家共同敌对的?自己怎么尽想这些没边的事,就再退一万步讲,就凭君小贼那神秘莫测的师傅,绝对足以应付一切危机,就寒风雪、厉绝天也是不够看的,要是我能有这实力……“别说了,走你们的吧。”鹰搏空一想到“君大高人”,兴奋之余又有些垂头丧气,随即一翻眼皮,有些气急败坏地道:“君家有老夫在,以后你们若是再来捣乱,休怪老子不客气!”

鹰搏空没有明说,三长老这边本就有所怀疑,不禁怎么歪怎么想,小心翼翼的道:“鹰至尊可曾知道,在这天香城中,还隐藏有一位盖世高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