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神魂至尊第28章舍得出来了

2020-01-26 02:45:51 来源: 天水信息港

双生神魂至尊 第28章 舍得出来了!

【前提要略:“斗者可以在战场上撤退,但绝不可以在家园的荣誉之战上崩溃,如此,那就向粱兄,你讨教讨教。”陈涛沉静的说道。

“竟然不恼怒?”粱昊眼中,露出了一丝诧异。】

看着演武台上沉静的陈涛,演武台下的粱海南也暗自点了点头,赞道:“嗯,这小辈,是个可造之材。”

陈鹤云看着演武台上孙子陈涛的表现,不由心中得意。二个多月来,他全力培养孙子陈涛,而这孙子陈涛也并未让他失望,看着演武台上的陈涛,陈鹤云越看越欣慰。

演武台上,二人开始交手。

陈涛的神魂,是十一阶顶阶神魂,烛龙。

而陈涛的神魂特技,能睁眼为白昼,闭上眼为夜晚,吹气为冬天,呼气为夏天,可呼风唤雨,但是终究是淡红色一阶斗者,只是偏向防御的神魂特技。

所以,二人的比试,看上去就只有粱昊一人在不断的狂攻,反观陈涛,只是沉静的防御,偶尔出手攻击,然而,陈涛的实力,终究还是空有其表,未悟到神魂的精髓,仍然比粱昊弱了一些。

守了六七十招之后,陈涛逐渐的落入了下风,而百二十招之后,陈涛的防御彻底崩溃了,最终,被粱昊抓住了机会,一拳打在了胸口上,打趴下了。

由于陈鹤云没有阻止的意思,而陈溪也不敢当众违背父亲的意愿破坏规矩。

此时,忽然一声狂喊声,策响在整个玲珑塔广场上,

“啊!”

陈涛如一只疯狂的猛兽一般,发出一声兽吼,浑身斗炁光芒乍现,忽然暴涨了起来,而一股不同于淡红色一阶的气息,疯狂的从陈涛体内涌出。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让广场上的众人一愣,继而双眼瞪得老大。

陈溪感应着儿子陈涛身上的炁息变化,他原本愤怒的脸色消失了,从而转为大喜。

“陈涛少爷,竟,竟然突破了!”

“这,这是粉红色二阶的气息!”

桃源世阁的一些长老,忍不住惊讶道。

粉红色二阶!

“好,好!哈哈!”陈鹤云看着孙子陈涛的变化,顿时爽朗大笑,这次比武大会,没想到陈涛竟然会突破到粉红色二阶,着实让人感到很意外!

粱昊见此后退了几步,看着突破的陈涛,也颇有些意外。

“粉红色二阶斗者。”粱昊惊讶道。

此时,陈涛缓缓的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双眼死死地盯着粱昊,感受着体内比先前,强大了一倍的斗炁之力,陈涛盯着粱昊,咬牙切齿痛恨的吼道:“粱昊,我杀了你!”

陈涛彻底暴怒,释放全身斗炁,猛然一拳轰向粱昊的胸口。

眼看着陈涛一拳便要轰中粱昊的胸口时,桃源世阁玲珑塔广场的众人,不由失声惊呼,陈涛是粉红色二阶斗者初期,一拳下去,粱昊定然会败的。

此时主席台上的陈鹤云和众多长老也拭目以待,等着陈涛打败粱昊,但是意外出现了,就在陈涛即将一拳轰到粱昊胸口时,粱昊忽然身体一动,躲过了陈涛的攻击,接着左拳一握,又是一掌拍在陈涛后背,陈涛惨叫一声,还未等到挑战陈君昊,就来了个狗吃屎,向前扑倒在地。

被粱昊一拳震退的陈涛从疯狂之中缓缓的清醒了过来,连连怒道:“这,这怎么可能,你,你竟然能打败粉红色二阶斗者!”

他陈涛可是拥有十一阶神魂,可是天之骄子,又吞服了一株雾莲晶草,两个多月的努力,苦修才达到了粉红色斗者二阶!

此时,玲珑塔广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就连老阁主陈鹤云和众位长老和管事们的脸色,突然也变得难看起来。而陈涛的父亲陈溪这时,脸色更加难看。

“桃源世阁没人了吗?上来的全踏马废物!”粱昊站在演武台上,冷笑道。

连败数人,其中还包括老阁主陈鹤云亲自指导的陈涛,顿时让他的自信心,无限的膨胀了起来。

桃源世阁的人无言以对,也没脸面对只好低头沉默,任由粱家湾的人耀武扬威。

神魂世界,就是这般残酷,谁的拳头大,谁都可以叫嚣,终究是一句话,强者为尊。

假如桃源世阁的年轻子弟中有强者的话,上去粱昊给撕了,粱家湾的人,也只能忍炁吞声。

但是,桃源世阁没有这样的人。

“粱昊,你别得意忘形?只不过是区区粉红色二阶斗者而已,粱太矣和粱薛,还都还未出手呢!”粱海南这时,故意板着一张死人脸,对粱昊训斥了一句。

但是,这哪里是什么训斥的意思,他脸上和双眼中全是笑意。是特意为了强调一点,那就是他们粱家湾出战的,只是一个粉红色二阶的斗者,还有两个粉红色三阶后期巅峰斗者没有出手呢。

雯时间,桃源世阁从上到下,都只好打掉牙齿和血吞。双方的年轻子弟的实力,相差甚远了。

“老阁主,这比武大会是不是就此结束了!”刘恒来到陈鹤云身前问道。

陈鹤云点了点头。

“司琴,去把秀儿叫出来,迎亲吧。”刘恒此刻走出来说道。

有桃源世阁的老阁主在这,粱海南也不好再找他们的麻烦,况且此次的目的粱海南等人也达到了,他也点了头,“得了,迎亲吧,让你家女儿刘菲秀出来吧。”

刘恒立即点头哈腰的应付着,转身跑了回去准备起来。

看着这一幕,玲珑塔广场上的所有人,又是一阵憋曲。然而,这也是不挣的事实,谁让自己的实力不如人呢。不久后,顶着红盖头的刘菲秀被人牵着走了过来。

前面的一切,她自然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但是她却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反而她还发自内心的欢喜,如果嫁了过去,那她就是粱家湾的媳妇了。

看到刘菲秀走了出来,陈君昊也从玲珑塔广场观看区的坐位处走了过来:“刘菲秀,你怎么不躲在家里,舍得出来啦!”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刘菲秀立即掀开鸳鸯盖头,忽然刘菲秀的脸色煞白,此刻,她又嗤的一声笑了起来:“陈君昊你的神魂一片混沌,过来又能咋样,来自取其辱吗。

“君昊少爷?他过来干啥?”

“耶,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刘菲秀他们去陈家退婚时,陈君昊可放出话来,说是要让刘菲秀这亲成不了,还会被气得吐血!”

“哎!我真希望陈君昊能将粱家湾的人,打成猪头,好好教训教训一番,可,他没有那实力。”

“你是黄瓜吗?净开黄腔,君昊少爷绝对能赢…”玲珑塔广场上的所有人议论纷纷。

双鸭山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咸阳市彬县县医院
银川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宜昌著名男科医院
唐山妇科治疗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