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求助越来越多部分网民或堕入麻木隐忧

2019-05-15 04:54:26 来源: 天水信息港

一条寻找南京走失女童的求助微博,可以在被辟谣之前转发4万余次。面对越来越多的人上微博求助,你觉得这种个体络求助,有用吗?看多了悲惨的求助帖,会逐渐麻痹吗?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张志安近日抛出了这个问题。

谁的眼泪,谁的麻木?

转,还是不转,这对数亿使用微博的中国民来说,正在成为了一个难题。

从去年随手拍解救被拐儿童以来,微博求助时而发威,时而被证伪。近日的南京红山动物园女童走失事件,再次被证明照片和信息是伪造的。(本报7月6日曾报道过此事编者注)

我常常看到有人求助,一开始还会帮忙转发,但发现南京走失小女孩微博是假的之后,我基本只支持比较有名的微公益活动了。

上微博求助是公民寻求救济的一个渠道。知名民邓飞说。具有200多万粉丝的他,转发的陌生人求助不计其数,其中多的是没钱治大病。

求助者解决不了的困难,求助信息在微博上传开,就增加了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到目前为止,邓飞转发救孩子的求助,基本都成功筹到钱了。他认为,求助信息通过微博传播,总会被那些愿意帮助的人看到。我有200多万的粉丝,今天这拨人看到了,明天看到的又是另外一拨人。总能碰到被感动的人,愿意提供帮助的人。

张志安则并不像邓飞那样乐观:真正能够取得帮助的人在微博上只是一小部分。

很多民也认为,大多数人只是转发,并不会身体力行去援助。我只是个刚毕业的学生,说实话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转发。民David严126说。民肥鸭vs月巴甲鸟说得更坦率:有空总是玩微博的人,有时并不能给求助者实质性的帮助。

一位媒体工作者的侄子得了白血病,他在微博上发动募捐。由于他自己是微博实名认证用户,转发量也很高。但事实上没能发动起社会上的力量,除了上海的一名友慷慨解囊捐了10万元,剩下的大多是圈内朋友捐的。朋友和他事后反思,认为可能是因为白血病之类的求助实在是太多了。

有民无奈地感叹:看多了悲剧,会麻木。

为了同情,卖了尊严?

深圳龙越基金会理事长孙春龙认为,民的麻痹并不全是出于个人原因。目前,微博求助还处于靠同情捐助的阶段,求助信息煽情化成了趋势。

为了获得眼泪,求助者常常要把自己的全部隐私、辛酸,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他得到了资助,却失去了尊严。孙春龙说。

伴随支援而来的负面代价,也成为了当下微博求助的一大争议焦点。

邓飞并不讳言,微博求助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烦。因为我要帮助你,肯定要知道你的名字、情况,要不然就可能被你骗了。我国目前的络社会互助处于起步阶段,捐款人的公益意识其实不成熟。有些人觉得我捐了钱,我就是你的捐款人、恩人,那我就要很细致地去盘问,会有一些不够克制的、没礼貌的质疑。

但邓飞认为这些不是微博求助的阻碍。由于在微博上求助的人,解决问题的迫切需求多数会大于保护隐私的需求。

孙春龙认为,微博求助的煽情化也会带来公益资源的不恰当倾斜。一些写得煽情的微博得到了大量关注,而那些不太会写微博、乃至不知道怎么上的人,却没有援助。而后者可能才是更需要帮助的。

张志安也认为,许多没能赚取眼球的求助难以引发民关注,多数求助落得个石沉大海。更多时候,这些问题还是需要政府和公益组织来解决。

微博求助走向何方

不少公益组织投民所好,借助微博求助,为求助者个人开通专门账号。但这种趋势,其实并不是健康的公益模式。孙春龙说。这大大增加了公益组织的运营本钱,比如民指定一笔钱捐给特定的人,那么在财务上就要向这个民反馈这笔钱的使用。如果每个捐助者都如此,实际上反而更耗费公益组织的人力物力。

如何才能让微博求助变得更加有效?,你肯定要诚实。第二,要为自己的说法提供证据。第三就是要学会做长微博,因为一条微博只能容纳140字,不能把来龙去脉交代清楚。第四,要精确说出你的困难和要求。邓飞说。

邓飞告诫求助者不能变成祥林嫂。他表示有些求助者不和大家互动,每天只是自己疯狂地转发,这么做的效果并不好,没有互动就没有信任。

即便事件没办法解决,邓飞认为,更重要的是通过微博上的求助与友的互动,能够给予求助者温暖,带来一种正面力量。告知大家,人是可以相互帮助的。实际上,这是对社会风气的净化。

邓飞提到了一个吉林的女孩。她的家被拆迁,父母被打,却没有任何人或部门出面来管。我鼓励她自己把事情在微博上写出来。让她天天去@当地的政府和公安局,我们帮她转。后来,当地政府帮她把那个凶手找了出来。我不断鼓励她,建立信心,做一个有尊严的求助者,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寻求帮助的时候,能帮助你的还是你自己。邓飞说。

经期延长喝什么好
血瘀型经期延长怎么办
气滞血瘀型痛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