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设最低消费好制度尤需执行力

2018-08-17 12:13:32 来源: 天水信息港

对于食客来说,外出聚餐时除了被限制自带酒水、食物等消费自由外,最低消费往往也是一道不得不吃的菜。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部分餐厅擅自设置了最低消费,却未尽到告知义务,导致消费者权益不明不白受损。于是乎

禁设最低消费好制度尤需执行力

,从今年11月起餐饮经营者禁止设置最低消费,可谓是一种顺应民意的纠偏之举。

众所周知,餐饮行业所谓的最低消费,其实门槛并不低,少则几百元,多则上万元。当消费者一入席坐定,消费额就是高起点。为了达标,不管人多人少,也不管吃得了吃不了,都要多点菜、点贵菜,这无疑会助长舌尖上的浪费。餐饮业经营者以高消费绑架顾客,貌似明码标价,实则是变相的霸王条款,是一种店大欺客行为,早就应该受到制止。

从舆论反应来看,消费者对允许自带酒水和取消最低消费都是举双手赞成的,这既是对消费者选择自由的一种正当保护,也是对价格欺诈的一种有效防范。试想,如果餐饮店酒水价格亲民,消费者用餐时就不必舍近求远地自购或自带酒水了。何况,经营者自说自话式的最低消费,在某种程度上,也有悖于勤俭节约、杜绝浪费的传统美德。

不必讳言的是,就设置最低消费等霸王条款而言,从来不缺少禁令,而是缺少相关部门的严厉执行。仅以今年为例,就有多个禁令横空出世。最高人民法院就已经明确表示,禁止自带酒水、包间设置最低消费属于霸王条款;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厉行节约反对食品浪费的意见》规定,餐馆禁设最低消费。然而直至日前,《羊城晚报》等多家媒体的调查发现,七成受访饭店仍保留最低消费,或通过改收服务费等方式来实现下有对策。不得不说,这种规定与现实两张皮的现状,确实令人尴尬。

由此可见,要告别最低消费,仅靠餐饮行业自律显然行不通,期望一纸禁令达到药到病除的神效同样也靠不住。如今两部委发文对最低消费说不,不过是对规则的一种重申。所以,问题的关键仍然是如何将禁令落实到位。一方面,不妨鼓励甚至重奖消费者对经营者的违规行为进行举报,以刹住商家设最低消费的歪风邪气,引导他们通过更人性、更智慧的经营方式赢得市场青睐。另一方面,监督管理部门也应尽早做好分工,避免出现九龙治水,水不治的局面。唯有如此,最低消费禁令方能营造出公平公正的消费环境。



澳门大佬周焯华生日派对曝光嫩模云集场面香
北京2万餐厅年内公开后厨
北齐开国皇帝高洋把岳母狠揍了一顿的奇葩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