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神领域 第三百二十五章 重回圣殿

2019-10-13 01:59:46 来源: 天水信息港

炼神领域 第三百二十五章 重回圣殿

秦茵呆呆的站在那里,石化了一般,一双美目直直的看着林沐雨,泪水夺眶而出,缓缓的摇着头:“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你根本就不是他,对吗。”

林沐雨自然明白秦茵思念三年的苦痛,更明白她此时不敢相信眼前就是他的心情,便微微一笑,柔声道:“小茵,真的是我啊,我沒死,不信你看……”

他一张手,金葫武魂缓缓浮现在手心中,轻轻流转,手臂周围则萦绕着几道斗灵能量,笑吟吟道:“我沉睡了三年,花费了三年时间才自我治愈了洛岚造成的伤口,是玄灵尺的自愈能力救了我,现在你总该相信了吧。”

“阿雨……阿雨……”

秦茵泪流满面的看着他,下一刻便张开手臂扑进了他的怀里,大声哭泣道:“我还以为这一生都再也见不到你,我还以为你真的不要小茵了……”

林沐雨轻抚着她的后背,说:“怎么会,我说过一定会回來见你的。”

“嗯。”

“小茵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嗯嗯。”

秦茵用力的点头,但依旧哭泣不止,仿佛要将这三年的眷念与痛苦全部宣泄出來一般,泪水打湿了林沐雨的脖颈衣领,一片温湿。

“御林卫的衣甲,已经所剩不多了,你把这件给哭花了,恐怕就沒有更多的了。”林沐雨柔声笑着说道。

秦茵擦拭了一下泪水,泪眼朦胧的看着他,破涕为笑道:“那可以让工部继续再铸造御林卫的衣甲,又不是沒有衣料。”

“可是御林卫都已经沒了。”林沐雨喃喃道。

“是啊,御林卫都已经沒有了。”秦茵怅然若失。

“小茵,你现在是女帝,不再是那个小殿下了,不能一直赖在我身上,这样不好。”林沐雨拍拍她的后背说道。

可秦茵依旧将雪白的手臂环绕在他的脖颈间,依恋的说道:“可是我担心一旦我放开手,你就会消失,眼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美梦……”

“不会。”

林沐雨淡淡道:“我既然回來就不会走,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你、保护你的,放心吧。”

这时,周围的一群陪侍官员都投來了惊异的目光,这群人里有不少都是新晋官职的士子,根本就不认识林沐雨,自然也就十分诧异了,高高在上的女帝秦茵居然会对一个男人投怀送抱,这可真是破天荒的大事了。

秦茵离开了林沐雨的怀抱,不过依旧牢牢的牵着他的左手,就好像真的生怕他突然凭空消失了一般。

章炜咳了咳,笑着说道:“末将刚刚接到羽书,风继行统领和卫仇统领已经攻克下了龙岩山,明天即将班师回城了。”

林沐雨惊喜道:“卫仇也沒死。”

“嗯,三年前龙胆营被确立为帝国军团之一,卫仇将军目前是龙胆营的统领,罗羽、秦岩、风溪被任命为副统领。”

“实在太好了。”林沐雨欣喜不已:“大家都沒事,对了,小汐人呢。”

秦茵笑着说:“小茵和唐镇率领五万镇国军在镇守镇妖关呢,不过明天应该也会回帝都一趟,你就不必往镇妖关跑了。”

“嗯。”

林沐雨看着眼前的一群侍臣,皱了皱眉头,秦茵马上心领神会,抬手道:“你们都退下吧,我和章炜将军有话要说。”

众人诺诺告退。

林沐雨微微一笑:“小茵,我活着的事情,暂时不要声张。”

“为……为什么。”秦茵讶然,张了张小嘴说道:“阿雨哥哥你是镇国碑功勋位的人,既然沒有死,就应该昭告天下啊,再说了……小茵现在实在是太需要你了,只有风统领一个人在朝堂上支持我,不行的……”

章炜也在旁道:“是啊大人,殿下的王权几乎被完全架空了,朝堂上极少有人是殿下的人,如果您也避让朝堂的话,那殿下就真的是孤立无援了。”

“我沒有想回避。”

林沐雨摇摇头,说:“只是你们想,唐澜的孙子唐斌死在我的手里,唐澜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何况现在唐澜手握重兵,占了大秦天下的半壁江山,如果我这时候突然出现,唐澜一定会对我下手,听说项彧已经踏入圣域了,这么一來,我也未必是项彧的对手……”

“那要怎么办。”秦茵问道。

林沐雨深吸一口气:“找个机会,昭告天下,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我沒死,这样的话,唐澜就沒有机会刁难我了。”

“那就是朝会了。”秦茵目光如水,轻声道:“后天就是七天一次的朝会,届时群臣云集,泽天殿至少会迎來上千名重臣,就在那时,我再宣布阿雨哥哥还活着的消息,怎么样。”

“好,就这么办。”林沐雨看着秦茵,问道:“小茵打算怎么安排我。”

秦茵嚅动了一下嘴唇,说:“册封为上将军,任命为御林军统领,为我重建御林军,一直留在小茵身边,怎么样。”

林沐雨低头看着秦茵,笑了笑,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秦茵不禁脸蛋羞红的说:“干嘛这样看我嘛,我只是想让你留在身边而已……”

林沐雨又是一笑,说:“风大哥任禁军统领,已经是守在你身边了,这时候的小茵需要一个在外冲锋陷阵,为你夺取土地的人,这个人大约就是我吧……所以不用多说了,如果能真的扩建龙胆营的话,我自愿带兵出征义和国。”

“可是你刚刚回到我身边。”秦茵努着小嘴,有些嗔怪的说道。

“我知道。”林沐雨重新坐回她身边,说:“我也想留在你身边,每天好酒好菜还有美女陪在身边的日子谁会不喜欢呢……”

章炜连连点头:“我也喜欢。”

“你不许说话,沒跟你说。”林沐雨继续看向秦茵,说:“只是小茵现在身为女帝,却受尽了委屈,这样可不行,父皇临行之前可不是这样嘱托我的,所以……小茵失去的,我这个当哥哥的一定会一寸寸的把它们全部夺回來。”

“嗯。”秦茵点点头:“但你还是要多陪陪我,三年了,小茵想你……”

“知道了。”

章炜在旁问道:“大人,要么老章回禁军大营了,您今晚……就留下给女帝侍寝吧。”

秦茵顿时小脸通红。

林沐雨也有些纳闷,这章炜说话越來越耿直了,让人怎么好意思呢,好歹婉转一点啊。

“不用,我想今晚回圣殿去睡,好久沒有看到戈羊爷爷了。”

“那……”

秦茵眨了眨眼睛,说:“小茵能跟你一起去圣殿吗,我今晚……不想离开阿雨哥哥……”

“这……”

林沐雨有些无语:“老章,你想办法。”

章炜咧咧嘴:“哼,还不是要靠我老章,这样吧……殿下就说是倦了,去栖凤殿里换上侍卫的衣服跟我们混出來一起去圣殿好了,明天一早就赶回泽天殿,神不知鬼不觉。”

“可是,外公的侍卫们会看守着的。”

“这个……”

林沐雨皱了皱眉头,说:“放心吧,他们会不知道的。”

“嗯。”

……

栖凤殿,秦茵进入寝宫之中去换衣服去了,其实就是在女帝衣服外套上侍卫铠甲就可以了,林沐雨、章炜则在宫殿外,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秦茵“掉了包”,趁夜策马出了泽天殿。

夜晚的通天街上一片冷清,再也不似三年前那么繁华了,虽然说沿途的店面都已经重新修缮与入驻商家,但毕竟是经过鲜血洗礼的一座城池,民众依旧活在一片愁云之下。

远远的,圣殿与灵药司遥遥相望,林沐雨不禁有些动容,楚瑶就在灵药司内吧。

秦茵看在眼里,扑哧一笑:“这样吧,看完戈羊大执事之后,我陪你去灵药司看望楚瑶大执事,看到阿雨沒死之后,她一定会欣喜若狂的。”

“嗯。”

林沐雨策马缓缓來到圣殿前方,当初雷洪战死的深坑已经被填平,一片片落叶随风滚落在街道之上,格外的苍凉。

翻身下马,战靴踏着冰冷的石阶,林沐雨遥遥的看着圣殿,心里忽地一阵苦楚,他突然想起雷洪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进入圣殿的那一天起,他的灵魂里就有了圣殿的烙印,所以无论飞得再高、走得再远,终须回到圣殿來,这一刻,林沐雨再次回到了圣殿,就像是冥冥中早就注定的命运一般。

抬头看着圣殿的金色大字,林沐雨一声叹息,紧握拳头。

章炜则策马上前,对着两名圣殿守卫说道:“禁军副统领章炜求见戈羊大执事。”

圣殿守卫恭敬道:“章炜大人,恐怕大执事现在已经是睡了。”

“那就叫醒他。”

章炜微微一笑:“告诉他,我章炜有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他。”

圣殿守卫一愣

,便笑着说:“既然如此……章炜大人请进会客厅等待吧,属下这就去唤醒大执事來见您,后面这两位……”

“我的部下,可以一起进去吗。”

“自然可以,请进吧。”

四川哪里的妇科病医院好
广东哪个医院治前列腺炎比较好
济南治妇科病一般费用
辽宁专治白斑病的专科医院
湖北浙江看妇科哪个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