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配电定价成本明确电改进入新阶段2019iyiou

2019-05-14 15:57:37 来源: 天水信息港

输配电定价成本明确 电改进入新阶段

日前,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了《输配电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该《办法》将有望在安徽、湖北、宁夏、云南和贵州5个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省份推行。这是我国自2002年电力改革以来,针对电企业明确给出输配电成本核算细则和成本监审方法的文件,标志着我国电力体制改革进入新阶段。

《办法》不仅确定了输配电定价成本方法与原则,对与输配电价制定密切相关的输配成本费用进行了归类说明,还严格界定了不能进入输配成本核算的八项费用,并对电接入等专项服务成本核算给出补充说明。该《办法》明确体现了从严核审输配成本的监管态度。这一举措标志着我国政府对电企业的监管走向进一步制度化、细节化与公开化,对于明确下一步电力体制机制改革方向,并为其他大型公用事业企业监管制度确定给出了参考借鉴,具有重大意义。

早在2005年5月1日的《电力监管条例》,就已经指出电价监管是电力监管的核心内容,是电力改革的关键环节。2002年电改,是以厂分开为基础推进发电侧竞价试点。本轮电价改革则是与售电侧开放齐头并进,以输配电价改革试点为重点进行推进。由于输配电成本监审是输配电价制定的基础,该方法是否科学合理,落地后的后续监管与可检验性是否到位,是决定售电侧与发电侧电价改革是否能够顺利进行,也是对目前国内外能源经济复杂形势下,我国是否具备成功推进国有垄断能源企业改革能力的体现。

随着电力体制改革与输配电价改革的不断深化,需要进一步明确以下认识:

一是要考虑输配电价改革试点与售电侧市场开放试点、大用户直购电试点的匹配性,可在条件具备时同步推进发电侧竞价试点。输电络是稀缺资源,输电资源的利用必须与发、售电资源的配置紧密相联。

二是输配电价改革要与电改目标相适应,与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相吻合。未来的电价环节应进一步体现电力商品属性,明确划分为上、输配电价和终端销售电价,竞争性的发电、售电价格未来将逐步由市场竞争形成,输配电价格由政府明确核定与监审,理清电企业各项成本,以正确的输电价格信号使输电、发电与售电资源同时参与全社会资源优化配置。

三是输配电价改革一定要明确电企业的功能定位,按照经济原则理清其成本结构,激励电企业控制成本,加快提升电力输送服务效率。

其中,对于准许成本要严格计量和加强监管。尤其是要对与输配业务为密切的投资、运营成本进行严格计量,包括投资成本要与效率挂钩,修费与技术改造费用要严格监管,不仅体现对未来有效投资的合理激励,还应使电运行成本向边际成本靠拢;在人员薪酬与其他费用中,与输配电业务关系不大的成本应该严格控制,并明确将各项相关费用与输电服务效率进行关联度评价;对输电与配电成本应分别细化核算,有利于理顺成本边界,厘清交叉补贴,为电价改革的进一步深化打下基础。

此外,对于电专项服务成本等要细化归类、确定核算方法和价格机制。对电企业服务相关的其他成本,如并成本,包括可再生能源并成本,必须根据电企业实际所提供的服务进行单独核算;对于社会成本,包括承担的政治性任务以及不可抗力事件导致的成本等要细化衡量,作为专项成本分别独立核算,并建立科学合理的分摊机制。

四是对电的准许收益确定,可与通货膨胀率、行业投资效率水平进行挂钩,建立有一定激励作用的价格机制,而非简单的成本加成方法,避免企业做大成本、非理性投资和忽略效率改进。

五是电力监管部门应对输配电价改革试点区域的实施效果,发布动态评价报告,特别是应结合电力经济运行与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对电运行成本、效率、安全与环境目标进行量化测评。电成本等相关监管数据应在一定范围内及时向社会公布,便于社会评判和监督。(作者系华北电力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国际能源安全中心特聘研究员)

2007年郑州体育上市企业
2016年宁波B2B/企业服务F轮企业
中子星金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