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武神 第六百六十一章 缺席

2019-10-13 09:24:06 来源: 天水信息港

龙血武神 第六百六十一章 缺席

大宇国君对巴仙君的封赏,一口气就念完了。巴仙君被封为太师,除了一些实物之外,还享有宫廷特权,以及免死丹书铁劵。

外人一听,当即便是羡慕了起来,这些东西不知道多少人一辈子都得不到,也就是欲求不得。

至于巴仙君本人,他对于这些东西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兴趣,而且有些东西早就已经赏了他很多次了,现在不过是重复赏赐而已。

军神巴仙君一生为帝国立功无数,满生都是荣耀,至于封赏之类的东西,他很早很早以前就是规格了。

“老臣谢主隆恩,国君陛下万岁。”巴仙君叩了个头。

大宇国君望着巴仙君,一脸笑眯眯的,但随即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接下来他要封赏的这个人,是一个特别的人,至于该怎样封赏他,是一个问题,这个人就是盖世侯秦南。

巴仙君的封赏他是很早就酝酿好的,但秦南的封赏他却没有办法酝酿,因为根本不知道该封赏什么。

在这之前大宇国君也和身边的知己老臣商量过了,但他们也无法给出合理的建议来。

“盖世侯近前听封。”

大宇国君念出了秦南的名字,他尚且没有酝酿好该如何封赏秦南,索性就让秦南出来之后,先商量一下再说吧,问问秦南自己想要什么。

大宇国君望了望旁边的乞颜筝公主,后者立刻俏脸一红,眼神闪避,仿佛不敢看大宇国国君的脸一样。

看到了乞颜筝公主,大宇国君的心中顿时有了一个主意,假如秦南和乞颜筝都没有意见的话,干脆就赏赐他们一桩婚姻吧,反正乞颜筝公主也长大了。

在场的人在听了秦南的名字之后,表情都有了变化。大宇国君是平静,有些群臣则是咬牙,因为这个秦南可是曾经打过他们的脸呢,一点面子都不会给的人。

不过大部分人还是面无表情的,就假装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一样,管他接下来要封赏的人是秦南还是李南,反正该恨的还是要恨。

“盖世侯近前听封。”大宇国君又念了一遍,声音回荡在宣武门外。

然而这一刻,整个宣武门外一片死寂,根本没有人动,也没有人站出来。足足十几息功夫的时间里,宣武门外都没有一点动静,怪异极了。

巴仙君朝身边望了望,但是却根本就没有发现秦南的身影,巴仙君记得今天早上还和秦南碰了面的,但不知为何没有出现在现场。

这个时候,群臣就不乐意了,纷纷开始议论起来。

“秦南好大的胆子,天子授封也敢不来,这成何体统?”

“我看他是自持功高,完全没有把帝国放在眼里,这种人就该好好的治一下,否则以后还得了。”

“是啊,他才刚刚封了侯就这么嚣张,架子比谁都大,那往后还得了吗?”

群臣纷纷对秦南缺席天子授封进行痛骂,认为秦南官德缺失,作风有问题,只怕是不祥之兆,能够打击一下,避免以后发生不必要的“麻烦。”

“国君陛下,老臣今天早上才和侯大人碰了头,而这些天,侯大人也一直是和老臣在城外等候听封的。”巴仙君双手一拱,对大宇国君说道

大宇国君听巴仙君这么一说,眯了眯眼睛,随即他竟然笑了。不仅仅是大宇国君,巴仙君也笑了,看来秦南果然没有让他失望,还有一直都很看重秦南的护国公也笑了。

唯独乞颜筝公主一脸的失望,认为秦南是犯了大忌,所以她现在很替秦南担忧,只怕秦南又要被群臣针对了。

“现在,朕宣布,赏赐侯大人一块祖陵之地,侯大人百年之后,可葬入帝国的祖陵。”

终,大宇国君很奇怪的给秦南赏赐了一块帝国祖陵,也就是说秦南死了以后,可按照规格葬入祖陵之中。

“什么?”

大宇国君的封赏一出,顿时许多人睁大了眼睛,觉得不可置信。因为大宇国君对秦南的封赏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却是允许他葬入祖陵之中,这样的规格简直可以称作是优待了,而且是的。

现在那些有意针对秦南的人,都在千方百计的从这其中挖掘漏洞,好弹劾一下秦南。但终,他们发现自己竟挖掘不到任何漏洞,因为秦南是帝国侯,他为帝国立下了功勋,赏赐任何东西都显得帝国寒碜,根本就不知道该赏赐什么,赏一块祖陵,似乎也合情合理。

在大宇帝国的历史上,很少很少有人获得过葬入祖陵的资格,哪怕是那些为了帝国立了数不清功劳的人,都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但总得说来,还是有一个先例的,传说百年之前的帝国,有一个贴身服侍国君的太监,获得了这样的资格,但也仅仅是这一个了,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人了。

封赏继续进行,大宇国君要对那些给帝国立了功劳的人,全部进行封赏,一个一个的来。

而这个时候,秦南等人早已距离水都几百里远了,和巴仙君碰了头之后他就起身离开了。

“希望大宇国君、巴仙君、护国公等人能够满意吧,我已经表决心了。”

秦南平展孔雀明王翼,身躯平稳地向前飞行着,他的嘴里忍不住缓缓说道。

没错,他这一次之所以不告而别,连封赏仪式都没有出席,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表决心。

在听封仪式上不告而别,他想这样的行为,应该足以表决自己对帝国的江山没有任何兴趣了吧。

功高震主,是谁都逃不了的,巴仙君已经使用了一种表决方式,而秦南不可能再学巴仙君,于是他就自创了一套,悄悄然酝酿自己,在受封仪式上不告而别。

这是一个大胆的创意,与众不同,希望国君陛下他们能够接受吧,秦南在心中如此想到。

“这一次只怕某些人要失望了。”

这个时候,秦南没敢在嘴里说,只能在心里想一想,他所说的某些人,其实就是大宇帝国的乞颜筝公主,自己不告而别,但愿她不会很伤心吧。

成都牛皮癣医院专科
黑龙江治疗输卵管堵塞多少钱
南充哪家妇科医院好
上饶治疗精索静脉曲张医院哪个好
郑州牛皮癣专科医院地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