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者何为 第105章

2020-01-17 02:43:51 来源: 天水信息港

霸者何为 第105章

第105章

可惜林玄仲对他们的话置若罔闻,在停下来松了口气的那一刻,林玄仲便感到全身痉挛,身体完全与意识失去联系,剧烈的疼痛不受控制地产生,随即在众人一片呼喊声中,林玄仲眼前一黑直直地倒了下去。

“清风……”在完全昏迷之前,林玄仲只听到这一个声音。

“他没事,只是气力消耗太多,虚脱了。”在众人都要围过来时,中年领队先上前一步,两指放在林玄仲颈部的脉搏上,简单地查看一下情况。

见中年领队这么说,其他人也放心下来。“大哥,怎么办?”现在战斗是结束了,可对于佣军队伍而言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在确定林玄仲没事后,莫当即出言问道。

“伤势重的的人赶快包扎伤口,其余人负责把死了的兄弟姐妹们找个地方埋起来,另一些人负责整理车队,我们尽快离开这里。”想想之前逃走的两名强盗领队,中年领队很不放心,可是目前还有很多事要做,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除了林玄仲和那些伤势重的人外,剩下的人足足忙了一个时辰才做好离开准备,五只猛犸虽然不是攻击对象,可还是受到波及,身上有些剑气造成的伤痕。车辆本身同样有些许毁坏,不过幸运的是都还能上路。

之前那些强盗他们的三辆车显然是他们劫来的,所以现在自然属于佣军队伍,扔掉一些食物和水后,在中年领队的指示下,车队再次出发。

一共八张马车,中间的那张马车里都是伤员,好在只有林玄仲一个陷入昏迷,其他人虽然都受重伤,但伤势并不是太重,余下伤势轻些的人在车队两边一瘸一拐的走着,只有少部分人现在身体状况还算正常。

刚才的那场战斗持续半个时辰,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精疲力尽,可是不能休息,因为中年领队自己都不知道该在什么地方休息。

车队的前行速度非常之慢,没有人开口说话,想起死去的那些同伴和前面还可能遇到危险,一个个情绪低沉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话说回来,如果不是林玄仲,可能所有人都会死,所以现在活下来的人已经算是非常幸运。只是这一点幸运并不足以改变众人此时的情绪。

车队缓缓行进,两个时辰后,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不只是佣军成员,几只猛犸都发出不堪重负的喘息声。

货物太多,路况又极差,对于佣军队伍而言前进的确艰难。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中年领队已经考虑清楚,车队前行或是停下都有遇到危险的可能,既然如此,不如让众人都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于是,在行到一个山谷中一条河道旁时,车队停了下来。

在中年领队的指示下,一些人到河边清洗一番,然后准备做饭。

在奋战之后又连夜赶路,每个人不止疲惫那么简单,同样非常饥饿。

一直忙活了很长时间,众人才算真正可以休息,现在中年领队已经不急着赶路,所有人都可以休息很长时间。

简单让青衣男子几人到周围巡查情况后,中年领队和很多佣军成员在车队旁边盘膝坐着,运转真气恢复体力。车厢里的林玄仲还在昏迷着,气息非常平稳。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外面嘈杂的声音时刻不停地在脑海中响起,林玄仲缓缓睁开眼睛。外面的声音更加清楚,似乎还有女子的声音。昏昏沉沉额醒来后,林玄仲眼看到的是熟悉的车顶,淡蓝色的花纹,如此熟悉。猛的坐立起来,林玄仲满心惊疑地想着自己在什么地方。

“清风,你醒了?”林玄仲突然起身,正在一旁端坐疗伤的老张听到动静吓了一跳。

一看是张奇在和自己说话,林玄仲绷紧的神经又迅速松弛下来。

“我们在哪?”不管外面的情况如何,林玄仲件想知道的事情就是现在身处何方,因为此刻林玄仲觉得像是在梦中一样。

“在一条河边,你别担心,现在我们已经安全了。”

“水莲姨她们呢?”林玄仲不知道老张说的位置是哪,像是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般出声问道。

“水莲她们已经被大家好好安葬了,清风,你刚醒身子还很虚弱就不要多想了。”从林玄仲有些不安的眼神中,老张猜到林玄仲可能还不愿接受已经发生的事,所以简单安慰一句。现在事已至此,老张还是觉得林玄仲节哀顺变。

张奇说完,渐渐清醒的林玄仲一下子意识到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昏昏沉沉的感觉瞬间消失。那天晚上的一些画面在脑海中浮现后,林玄仲眼光变得暗淡起来,像是极不愿接受已经发生的事实,可是又非常清楚那些已发生的事。

矛盾的感觉冲击着林玄仲的神经,如同那天晚上的事情刚发生一样,一切都来的太突然,林玄仲完全没有做好面对这些事情的准备。

悲痛的情绪转眼弥漫在整个心胸,林玄仲眼中有悲伤浮现,不敢去看老张,更不敢去想那天晚上死去的叶云他们。

“这里离安葬他们的地方有多远?”沉默许久,内心直颤的林玄仲才出言问道。尽管心里已经慢慢接受那些事实,可是当话说出口的时候,那种悲伤的感觉难以言喻。

想想老张说的好好安葬不过是挖坑把叶云他们的身体埋在泥地之中,连一块石碑都没有,林玄仲心里悲痛不已,几次想要开口却因为嗓子嘶哑说不出话来。

回想起以往和叶云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情景,那些人对自己关心的话语和总能让自己想笑的吵闹,两行清泪不由自主地从眼中流出,林玄仲的视线模糊一片,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总有一种失去很重要的东西般那种空荡荡的感觉。

“清风,你不要太伤心,生死只是常事,你要看开一些。”见林玄仲一下子悲伤起来,而且不是一般的伤心,老张赶忙劝慰一句。

“清风,张大哥说的对,你要看开些。”因为两人的对话惊扰,车厢里另外两名正在疗伤的人同样醒来。见林玄仲为死去的人伤心不已,青衣男子当即安慰一句。

“我没事,”在听到青衣男子熟悉的声音后,林玄仲才注意到车厢内还有其他人在,抹抹眼泪,林玄仲努力挤出这几个字。

“清风,你先坐着,我下去给你弄些吃的,你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一定饿了。”老张担心地拍了拍林玄仲的肩膀,似乎怕受到林玄仲的情绪感染同样难受起来,说完赶紧下了马车。

“大哥,清风醒了。”没多久,林玄仲听到车厢外传来老张的声音。

在车队停下来后,一天来,众人都对林玄仲的情况很担心。值得一提的是,在林玄仲昏迷期间,有一些人对林玄仲在那天晚上的行为有所质疑。在他们看来,林玄仲的身法既然如此厉害,如果在一开始就用全力,佣军队伍不会有那么多人战死。

当他们为此讨论时,中年领队听到后出面做出解释,明言那事并不怪林玄仲。从那天晚上的情况来看,林玄仲明显是受到刺激才展现出出人意外的实力,所以在之前林玄仲其实并没有那种能力。简单点说,一开始,林玄仲无法施展那样恐怖的身法。

在中年领队亲自出面解释后,众人总算能理解林玄仲为何能及时救下他们。那么之后,林玄仲因为气力消耗过度,陷入昏迷更是说的过去。在那个问题解决后,原本那些对林玄仲还有所怀疑的人,一个个打消内心的芥蒂,对林玄仲有的只是感激。

抛开此事不提,此刻在老张招呼一声后,只听中年领队不知对什么人说了一声“失陪”,跟着另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无妨,石兄可尽管去忙自己的事。”

在车厢里,林玄仲不知道中年领队在和谁说话。没多久,有脚步声过来。紧接着,林玄仲看到掀开车门帘的人正是中年领队。

“清风,你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在老张下车后,林玄仲已经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没事就好,”中年领队点点头,随口说道:“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喊外面的人。”说完中年领队点点头缓缓放下布帘又离开了。

“清风,吃点东西吧,”在中年领队离开不久,老张又上了马车,从车厢外一个人手中接过一个放满食物的盘子。

盘子里是一些熟肉,香气扑鼻,可是林玄仲没有一点胃口。

“先放着吧,我不饿。”没有让老张把那些东西端走,林玄仲也没说要吃。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的电话
深圳仁爱医院口碑
贵州癫痫病治好费用
深圳做妇科检查好的医院
河南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